转机出现在市人代会的一次小组讨论中

时间:2016-09-20 来源:原创 作者:杨本勃 阅读:299
  

    <p></a>转机出现在市人代会的一次小组讨论中      济南二机床集团师傅孙壮正在给徒弟马林示范,预紧中间传动齿轮轮毂紧固螺栓。徐士俊摄   

韩威选择到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缘起一个鸡蛋。   

时光转回到2012年春天,韩威本打算通过体育特招,免试进入心仪的大学。可是,就在参加体育测试的前几天,他胳膊受伤,希望落空。   

韩威心灰意冷。闲来无事,上网打发时间。他点开了一个济南二机床集团工人用车刀“车”蛋的视频:一个生鸡蛋,固定在机床架子上,车刀慢慢靠近,呲——呲——,车刀开始“车”鸡蛋。不一会,鸡蛋硬壳被环“车”了一圈,工人师傅用手小心翼翼地把鸡蛋尾部的硬壳掀掉,鸡蛋内的软膜却一点没破,包裹着的蛋清和蛋黄隐约可见。   

韩威的眼睛发亮了,目不转睛看了好几遍。那几天,他多方打听到哪儿去学这样的技术。后来得知,济南职业学院有一个为济南二机床集团量身打造的技工班——数控机床机械安装与调试。   

不过,能不能学会学好,韩威心里还是打鼓。他知道,现在本科生找工作都难,读个职校,也不一定学到真本事,毕业也可能失业。最终在父母“当不了白领干蓝领”的劝说下,韩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考了这个班。   

即便进入学校,最初的担心仍萦绕在韩威心头。一年半以后,进入济南二机床集团实习,理论与实践碰撞,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手把手教,韩威很快成长起来。   

韩威如今已是济南二机床集团压力机及自动化公司滑块作业部一名一线工人。毕业一年间,他经常到一汽大众、长城汽车等汽车生产企业安装与调试冲压设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一些设备的调试甚至要百分之百精确,就像在车床上‘车’鸡蛋一样,一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韩威俨然已是“一把老手”。   

一个鸡蛋指引韩威选择了现代学徒制,而现代学徒制也让韩威变得自信。   

现代学徒制,就是学校和企业参与准员工培养的全过程。它既有现代职业教育的衣钵,又有传统师傅带徒弟的影子,其中最核心的便是招生招工一体化、校企一体化育人。   

2015年8月,教育部确定了165家单位作为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和行业试点牵头单位。其中,济南二机床集团成为山东唯一一家入选企业。而济南二机床集团与济南职业学院于2012年开始共建的订单班已具现代学徒制的雏形。   

近日,记者走进这两家单位,看作为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现代学徒制,如何摸着石头过河,推进产教深度融合、校企共同育人,夯实产生工匠精神的人力基矗   

从德国人手里把订单抢过来,可真叫不容易。多少年了,美国福特汽车用的冲压设备一直是德国制造。   

抢下这个订单的,是济南二机床集团。前不久,经过两个多月的漂洋过海,由济南二机床集团生产的冲压设备运抵美国福特汽车总部,这是他们为福特提供的第八套用于汽车零部件生产的冲压设备。   

通过技术引进和自主创新,“济二”人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完成了一次“脱胎换骨”,成为用户心中的“世界三大冲压设备制造商之一”,产品出口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不过,成功面前不少“济二”人依然忘不了当初的尴尬:给福特汽车生产线安装调试第一套冲压设备时,“济二”派去的一线工人,干活是一把好手,但在美国却一个个成了“哑巴”。工人有技能却不懂英语,翻译懂英语却不懂技术。比划、打手势,用人类最原始的沟通交流方式,好不容易才完成冲压设备的安装与调试。   

发展的尴尬不仅于此。近年来“济二”在转型升级中不断更新自己的生产设备,就拿数控机床来讲,以前普通机床工人只要操作熟练即可,而现在数控机床不仅要操作熟练,还要会编程。   

技术技能人才亟须升级换代,这个问题让济南二机床集团的掌门人张志刚心急如焚。   

转机出现在市人代会的一次小组讨论中。2011年初,济南市召开人代会,列席的省人大代表张志刚以自己企业为例,在小组讨论会上吐槽技工短板如何制约“中国制造”竞争力的提升。   

市人大代表陈小莉时任济南职业学院党委书记,正为自己学生的出路犯愁。职业教育,过于重视理论传授,缺乏实践操作,导致学生解决实际问题能力不强。“有时,企业来学校招到人后,回去还得再针对企业的需求推倒重来,重新培训,费时费力。”陈小莉说。   

听着张志刚的吐槽,陈小莉心头一动,“张总,我这儿有学生,理论知识很多,就是缺乏实战。不如我们合计合计,双方取对方所长补自己之短……”   

陈小莉坦言,此前虽然有企业来学校谈合作,但不是谈如何培养人才,而是给一些钱或一些企业淘汰下来的设备,然后就当了甩手掌柜。企业并没有参与学生培养的全过程,无论是理论教学还是技能培训与实践,都由学校来负责,但学校的课程多是基础课程,并不能与每家具体企业的需求精准匹配。   

“我们能不能探索建立一种能够满足企业精准需求的合作机制?”陈小莉与张志刚一拍即合,双方当场约定了再次见面的时间。2011年3月15日,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这一特殊的日子,陈小莉带着机械制造系的全班人马来到济南二机床集团。   

当时,济南二机床集团生产任务较重,车间比较紧张;而济南职业学院在新校区组建了实习工厂,但是短时间内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设备。   

这次拜访的一个“早期收获”,是促成济南二机床集团把一些简单的零部件生产搬到了济南职业学院的实习工厂,机械专业的学生可以在这里由师傅指导实习。这就是最初的“校中厂、厂中校”,既搞生产又搞学生实习,成为现代学徒制的雏形。   

§修改完善职业教育法等,从法律上确立现代学徒制中企业的办学主体地位,赋予学徒独特的、具有“准员工”和“学生”双重地位的法律身份。同时,建立统一的国家职业资格标准与专业课程国家标准,确保学徒通过现代学徒制能够获得国家承认的职业资格,并在不同地区和不同企业均得到认可。   

推广现代学徒制,招生是基矗实行现代学徒制的职校如果能够单列招生计划,无疑能大大增强吸引力。“人都招不满的话,还谈什么培养人才呢?”一位专家说。

推荐阅读